重慶時時彩官網地址_紅網

中國海西網(www.haeulk.live) 2019-04-14 05:49:02 作者:時時彩 來源:時時彩

時時彩

  僅有好的產品、應用乃至用戶思維已經不夠,如何服務于數據生態賦能B端這個使命,推動產業互聯網的變革,而不是一味滿足于依賴用戶規模實現B端變現,才是構建核心競爭力的關鍵。

  由此我們看到,騰訊發力組織變革的首要劣勢,在于它從來就是以面向個人用戶的產品矩陣和組織取向取勝,而沒有To B業務的基因。盡管互聯網的服務能力持續向傳統行業滲透,騰訊也并非不想鏈接商業,但由于內部競爭帶來部門割裂、流量優勢導致嚴重的投行化,加之過往強勢的行業地位和“躺著賺錢”的業績高增長助長了“求穩”的思想,不僅賦能B端無從談起,就連一些立意很好的項目,最終也被閹割,反而給了對手崛起的機會。

  只有面臨巨大的沖擊,才能引發深刻的反思。

  在賈斯汀-羅斯做東的英國大師賽第三輪比賽中,前兩輪一直領跑的佩珀雷爾拿到1只小鳥和1只老鷹,吞下2個柏忌,打出71桿(-1),以207桿(-9)的總成績繼續獲得領先,周日將爭取自己的第2個歐巡賽冠軍。

  客觀而言,騰訊的市值大跳水,其第一大股東南非Naspers公司的百億美元大減持,不是主因。更為關鍵的是全球“科網公司”的市值重估浪潮,但是,回到騰訊自身內因層面的反思,其跌幅之所以遠超同期的阿里巴巴和百度,根本原因還在于網絡游戲和社交廣告這兩大業務已經觸及天花板而如何破解這一天花板,根本上還是要從組織架構變革入手。

  萊德杯歐洲隊大將湯米-弗利特伍德打出70桿,以214桿(-2)的總成績上升至并列第12位。他的隊友、今年做東這場比賽的前世界第一賈斯汀-羅斯交出69桿(-3),以215桿(-1)的總成績排名并列第19位。

  (作者系財經專欄作家)

  9月29日,騰訊宣布調整內部架構,其中包括新成立云與智慧產業事業群(CSIG)、平臺與內容事業群(PCG)等重磅舉措,時隔6年,騰訊又一次大規模的內部構架調整,引發了社會廣泛關注。

  應該說,此次騰訊的組織架構變革,是企業轉型進入深水區的關鍵標志,當下組織變革的流行,則是互聯網行業的時代特性決定的。尤其對于騰訊而言,伴隨著外界對其流量驅動、投行模式損害本體創新能力的質疑,其組織架構的變革也普遍被認為過于滯后。騰訊推崇賽馬式的內部競爭,而如今,圍繞這一思維形成的部門墻、數據墻,這與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構成的系統運籌能力,存在著顯而易見的矛盾。

  某種程度上,當前國內大象級互聯網企業的組織變革,都是面向“ABC時代”,就其中的共性而言,完全是可以互為參照的。

  如果說對于ABC時代互聯網企業的組織架構,阿里身上展現了一定的超前價值,那么,騰訊的啟示則在于,對于互聯網大公司,合適的組織架構應該部分類似于游戲中的“防沉迷系統”管理學認為,公司在高速發展階段,所有的問題都會被業績增長所掩蓋,那么,作為沉迷于短期業績的苦果,公司業績一旦增長放緩,組織管理戰略上的問題便會大面積暴露。從騰訊游戲、社交等應用目前遇到的多重挑戰和投行化的生態局限來看,騰訊當前調整組織架構,明顯已經是被動為之。

  與佩珀雷爾同組的另外一個英格蘭人喬丹-史密斯(Jordan Smith)打出70桿(-2),與今年在沃爾沃中國公開賽奪冠的瑞典球手亞歷山大-比約克(68桿)、法國球手朱利安-古爾利耳(Julien Guerrier,70桿)、美國選手朱利安-蘇里(69桿)、一道以210桿(-6)的總成績排在并列第2位。

  對于騰訊來說,擁有何種組織架構是一個問題,如何把四分五裂的業務、組織在數據打通等層面融合起來,也是一個現實問題。

  “要是在后9洞再拿下2記推桿,那么結果肯定會更好。但是我對自己周日在這里打出-3或者-4的成績感到有信心,這會令其他追逐者更加困難,”佩珀雷爾說。這位27歲的英格蘭人在過去自己參加的8場歐巡賽上已有5次進入前十名,假如周日捧起冠軍獎杯,那么他的世界排名將從現在的第50位攀升至前35位,幾乎可以拿下2019年美國大師賽的參賽資格。畢竟,到了年終,世界排名前50名的球手將獲得明年4月舉行的首場大滿貫賽美國大師賽的入場券。

  連續第二年角逐該項比賽的李昊桐周六迎來了個人本周的最好一天,斬獲4只小鳥,吃下1個柏忌,這一周首次打出6字體的桿數69桿,以216桿(平標準桿)的總成績躍升至并列第28位。

  北京時間10月14日消息,27歲的英格蘭人埃迪-佩珀雷爾(Eddie Pepperell)在沃爾頓希斯高爾夫俱樂部(Walton Heath Golf Club)繼續高歌凱奏,在英國大師賽第三輪過后拿到了三桿領先優勢,第一次以單獨領先54洞的身份進入到歐巡賽的決賽輪。與此同時,中國一哥李昊桐也打出了三天比賽以來的最好成績69桿(-3),躍升至并列第28位。

  本質上,當下互聯網大公司的組織架構,仍然存在一個如何激發組織創新力的命題,因此,這個時代不管有多少掉隊者,根本原因可能還是忽視了創新本身。

  6年前,3Q大戰(騰訊與360)讓騰訊深受觸動做了一次大調整,從封閉走向開放,騰訊的股價也在這期間實現高達15倍的上漲。

  這一次騰訊的組織架構大重組,同樣是在巨大外界沖擊下的被動之舉在過去的8個月間,騰訊的股價,從2月2日475.72港元的高點,一度跌至上周的265港元的低點,市值蒸發超1.8萬億港元,一舉從亞洲“市值之王”的寶座上跌落。在全球上市公司市值排行榜上,去年底,騰訊市值還躋身全球前五大市值公司,而今天已經身處前十大之外。

關鍵詞:地址時時
聲明:中國海西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送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網友參考,信息糾錯: 郵箱: [email protected]
相關文章

新聞頭條

美圖欣賞

推薦文章

羽球冠军怎么玩